广州灵思代怀孕公司
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职责
当前位置: 广州代孕 > 最新代怀孕价格 >
高州 | 你见过不收红包,看病还便宜的医院吗
来源:http://www.sleeps.com.cn  日期:2019-11-08

  

  2012年,一位患者在医院看病时,

  捡到一个装满碎纸片文件袋。

  细看之下他发现碎纸片是药价表格,

  而药价的20%是药厂给医生的回扣。

  

 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,

  给回扣都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一般人如果捡到这个文件袋,

  或许发发牢骚就过去了,

  但这位患者却把文件袋给了央视。

  后来《焦点访谈》报道了这件事。

  

  为什么公开的秘密会闹成大新闻?

  原因并不在收回扣这个行为,

  而是事情发生的这家医院——

  高州市人民医院。

  因为这家医院此前是中国医疗改革的样本。

  

  高州市是广东省西南一个小小的县级市。

  广东除了珠三角,其它地方都穷,

  而粤东粤西粤北这三个片区里,

  

  在很多人心中,《外来媳妇本地郎》里的阿娇是粤西人的经典形象

  清朝中期珠三角经常缺粮,

  而从广西调的粮都比从粤西调的多。

  因为从广西调粮可以顺西江而下,

  但从粤西调粮,

  要先从山区出来,在走海路到广州。

  

  高州市卫星地图/Google Earth

  由此可见粤西山区的闭塞程度。

  但就在这个山区,

  十年前却出了高州市人民医院这样的传奇。

  作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县级医院,

  高州市人民医院不但拥有三级医院的规模,

  还能做只有三级医院才能做的手术,

  而且收费便宜。

  

  同样一个心脏手术,在广州要花10万元,

  在高州医院只要6万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心脏病患者间流传一句话:

  而且高州医院还不是个慈善机构,

  即使治疗价格低,医院也仍然有足够的利润。

  另外,医院还没给政府增加负担。

  

  高州医院买先进设备都不是靠政府拨款

  2010年前后,

  当地政府每年只给高州医院投入100万左右,

  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%。

  最重要的是,整个高州医院当时风清气正,

  时任院长钟焕清曾经拍着胸脯说:

  “高州医院是唯一一个没有红包的医院”。

  

  这不是吹牛,当年纪委和记者暗访,

  确实没有见到收红包的现象。

  这样一个传奇医院,少不了传奇人物,

  而当时的传奇人物就是那位拍胸脯的院长:

  钟焕清。

  1977年,钟焕清从广东医学院毕业后,

  就在基层卫生院做起了“赤脚医生”。

  这位土生土长的高高州  |  你见过不收红包,看病还便宜的医院吗州人,

  在与老百姓接触的过程中,

  目睹了农村穷困潦倒、缺医少药的境况。

  

  高州山区,人称八山一水一分田

  从1985年,他调入高州医院,

  到17年后他当上了这家医院的院长,

  再到他卸任,

  

  在80年代,现在看来难度不高的手术,

  都是县级医院医生们的禁区。

  很多肝脓肿、肝胆结石的病人,

  都因为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而死去。

  钟焕清的想法非常简单:

  经过一些大医院的短期培训,

  1986年他在高州医院攻克了一系列肝胆手术。

  一年之后,他开始挑战更加高的禁区——

  心脏手术。

  

  经过9年的努力,

  高州医院的心脏手术量就到了广东第二。

  能在县级医院大手术,

  当地人的医疗费用自然就降了下来,

  但这不是钟焕清的终点。

  他在高州医院开始了更新的尝试:

  首先他压低了药厂的供货价格,

  其次提高医务人员的服务水平。

  

  高州医院的护理团队,曾在广州白天鹅酒店进行过服务培训

  这样的结果是更多的患者来高州看病,

  虽然医院没法从每个患者身上赚太多利润,

  但是因为患者数量多,医院也能运转下去。

  

  

  当时很多官员,无论是广东省还是卫生部,

  都认为这是一条医疗改革的新方向。

  但是不巧,高州医院走上巅峰的同时,

  危机也来了。

  今天无论去哪家医院都能看到医患矛盾,

  很多人会怪医生没有医德,

  也有很多人认为患者本身就有问题,

  更有人说药厂榨取利润太多,

  当然也有很多人怪政府投入不足高州  |  你见过不收红包,看病还便宜的医院吗

  而冷静点看,这四方面显然都有问题。

  

  2019年4月,上海仁济医院医患纠纷,医生和病人扭打起来,被警察带走

  那当年的“高州模式”解决了哪方面问题呢?

  从表面上看,高州模式显然没让药厂得利,

  医院把药厂的利益压低,给了患者,

  这种做法当然会受到患者的好评,

  但是如果以更长远的眼光看,

  

  想想《我不是药神》,

  如果格列卫是中国药企研发的,

  那价格会更容易让我们的患者接受。

  

  所以砍药厂利益的改革并不能持续。

  高州模式的本质也不是挤占药厂利益,

  它的成功是一种精神的成功。

  高州医院有个与各省会大医院不同之处:

  因为高州闭塞,没有人愿意去那里工作,

  所以医院的医生很大一部分就是高州本地人。

  而他们与当地患者有一样的生长背景,

  所以他们更能体会当地患者的困难。

  

  职业精神在高州医院跟同乡甚至亲情融合,

  不只是当时的院长,

  普通医生也认同要让穷人看得起病。

  再加上一定程度上降低药厂利润,

  高州模式才得以建立。

  然而在这个模式巅峰之后,钟焕清卸任。

  在他卸任后第二年,出现了收回扣的一幕。

  出了这事后,他接受采访说:

  高州医院做法改动很大,“回归主流”了。

  

  节目中,医药公司的人员表示,除了医生,他们还有其它环节要打通

  

  可能是因为医生们也没法单靠精神活着。

  但在纷纷扰扰的吃回扣事件之后,

  高州医院这么多年以来,

  也似乎没有完全回归主流。

  

  这里的住院费用是一般三甲医院的70%,

  这里也被选为粤西医改的试行单位,

  这里还在用5G进行远程手术尝试。

  未来的某一天,

  说不定高州模式会重新回来,

  给医疗的难题,带来一种解决思路。

  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广州灵思代怀孕公司 网站地图